AG视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AG视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5 10:15:5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买喜只是湖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农民,普通到5个子女一时想不出父亲和其他村民有什么不一样:年复一年从土里刨食,种地、放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买喜放牛的地方叫布洛堰。8日早上6点,他起床后去看过一次牛,牛在堰上吃草。那时雨很小,“没打伞去的”。早上8点多,雨越来越大了。他喝下一碗稀饭,套上雨衣、靴子,准备把牛牵回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买喜走后,65岁的老伴刘兰花在挑水喂牛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 耿学清/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月11日,来自武汉市水务科学研究院的孟仲华作为技术支撑,进驻江夏区河道堤防管理总段。 在他看来,17.5公里长的四邑公堤江夏段集中了致富险段、谭家窑险段、红灯险段、中湾险段、居字号险段、双窑险段等六大险段,是长江干堤武汉段最险的一段,险段比例高达7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喊他来不及,他在雨里也听不见。”另一位目击村民说,谭买喜当时走了100多米,离水牛大概还有150米,大雨拍打着水面、雨衣,“急水头一米多高,把他一下子拍倒,倒向布洛堰水塘那边去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华英还记得,去年自家地里的禾苗焦黄干枯,没有收成。而在2018年,7月至9月农业用水高峰期,全县103座水库到达死水位,其中9座水库干涸无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买喜出事20多天后,他的大女儿谭华英嗓子依然沙哑——此前她和一个弟弟、三个妹妹沿湖哭喊着找了9天。后来,在新妙湖闸前,才找到父亲的遗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放牛的布洛堰,是早年用以拦蓄湖水的土坝。堰边上的荒洲曾生长着200多亩杨树林。去年树被伐掉后,荒洲生满杂草,成了牛群的牧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个子女在外打工,家里10多亩地由他和老伴两人耕种至今。谭买喜家至今未通自来水,家里打了两口10米深的井,干旱时,人畜共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司令部希望在周末能打捞起该战车。